范文网
网站首页 | 范文大全 | 优秀范文 | 工作报告 | 总结范文 | 工作计划 | 党团范文 | 工作小结 | 自我鉴定 | 心得体会 | 合同范本 | 策划书 |
您的位置:首页 > 范文大全 > 书信 > 周幽王失信身亡,褒姒眷君恩追随 正文

周幽王失信身亡,褒姒眷君恩追随

〖来源:www.246ent.com〗
〖时间:2016年11月03日〗〖

篇一:周幽王失信身亡,褒姒眷君恩追随

初见姬宫涅,是在父王举办的酒宴上。   那时,我穿着一袭轻薄的紫色宫装伴着摩诃的丝乐翩然起舞,曼妙的姿来满堂喝彩。而我嘴角一径噙着抹笑,十足漫不经心。我知道自己生得很美,吸引人也是理所当然,已习惯了众人的掌声以及男子的倾慕。然而,有别于往日,总有一道灼热的视线放肆地落在我身上,头一次让我有了不安的感觉,就好像自己成了一个猎物。   借着一个旋身,悄悄从扬起的水袖下抬眼望去。那是一个坐在首位的男子,相貌一般,但全身上下散发着尊贵的气息,似是与生俱来,无人能及。   他,必定身份不凡。   他忽地冲我微笑,露出了一口白牙,神情极为揶揄,很显然注意到我在偷看他,我的脸不禁红了,慌忙移开头,佯装若无其事,但舞步已有些微乱。   后来,我才知道他就是那坐拥江山号令诸侯的周天子。   而那短暂的一面,却改变了我的人生,以及……一个王朝的命运。   不,确切地说,我的命运在被带进褒王室的那一天就已决定了。   其实,我本是一个出生贫寒的女子,与体弱多病的娘亲相依为命。娘常搂着我叹息:姑娘家生得这般美,不知是福是祸。那时,尚年幼,不解其意,只道娘在夸我美貌,心底美滋滋的。而现在,我承认,娘的忧心不无道理。   女子太美,则不祥。   虽说生就一张绝色面孔怨不得我,我也不曾去诱惑谁,但人们还是为我贯上了“红颜祸水”之称。我不能辩解,无法辩解,因为他们说的与事实相差无几——美貌使我沦为一项工具,被人利用着而犹不自觉。没有人知道,美丽皮囊下裹着的是一颗千疮百孔的心。   13岁那年,采桑路上,遇到了褒国世子,他将我带回王宫。褒侯收我为义女,将王室高贵的姓氏赐给了我。以后,有了全新的名字——褒姒;也开始了一段完全不同的人生。   褒侯和世子都极疼爱我。他们请来全国最好的乐师来教我音律,找来最棒的舞者让我学习跳舞,而世子——也就是我的王兄,他亲自教我读书认字。我所学的,比任何一个女子都要多。我以为父王将来想把我许给王兄,而这些不过是为了把我培养成一个优雅的王妃。   而我忽略了一点,一个王妃是应该通文墨晓音律,是应该谈吐不凡进退得体,但并不需要如歌妓舞女那般凭着歌喉舞姿取悦人。   我一直天真地认为有一天我会嫁给王兄。所以,我很用心地学,只为了成为匹配得上他的女人。   天真的梦,当然易醒。   怎样也没想到父王竟把我当作贡品,献给周天子!姬宫涅,当今天子,有权有势有天下,人人敬仰。在别人看来,能成为天子的女人是件求之不得的事,荣华富贵、声名地位,统统全有了,还有什么不知足呢?   但,我就是不屑!我不要嫁给一个不爱的人!我喜欢的是王兄,从第一眼看到他时,我便喜欢他了。我只想和他在一起。然而承诺既已许下,就无法更改。更何况,没人敢愚弄天子。   那一夜,我下了生平最大胆的决定。   披着单薄的衣衫,赤脚踩在冰凉的石地上,小心地绕过道道梁柱穿过重重殿字,来到了王兄的寝殿前。凉风吹过,衣裙贴紧肌肤,带来一阵蚀骨的寒意。   我无法抑制地颤抖,不知是因为冷还是……大胆的决定。   是的,我要在今夜献身给王兄。既然事实无法改变,那我会听从父王的决定,乖乖做天子的女人,但我有权选择第一个拥有我的男子。给了王兄,我就能没有遗憾地起程,从此带着回忆老死在寂寞的周宫。   上苍啊,请成全我吧!让我拥有这足以回味终身的一夜……倘我只配拥有这一夜,那么请成全我吧……鼓起勇气,踩上台阶,欲伸手敲门,却听见父王和王兄在说话。声音不大,但清清楚楚。   那一瞬间,天崩地裂!   我只觉头晕目眩,身子晃了晃,险些摔倒。   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!   我不相信他们从收养我那日开始就等待着今天的到来!我不相信脉脉的温情皆出自有利可图!我不相信所爱的王兄竟会如此待我!   我不相信!   但他们得意的大笑猖狂地响在耳畔,震得我头皮发麻。而父王的声音尖锐地刺穿我的耳膜,他说若不是献给周天子的“东西”不能碰,他倒是想先尝尝我的味道,王兄则应声附和!   泪,无声淌下。   我靠着柱子软软滑倒在地。   我不相信,可我绝望地知道这是真的。   早该知道啊,世上又有谁会无缘无故对他人好?我又在傻傻期待着什么?   那一夜,我小小的天真的幸福尽数被颠覆。   再次见到姬宫涅,是在朝堂上。   他,王冠帝袍,器字轩昂。见到我后,脸上闪过一丝喜悦。 他在众臣子愕然的视线中走下来,一把将我揽在怀中, “孤王总算把你等来了。”他笑着环上我的腰,定定看着我,而后叹道,“褒姒,你怎瘦了这么多?”   他的口气甚是怜惜,眼底满是心疼,就如以前王兄那般。我眼眶微热,忙垂下头,视线不自觉落在王兄身上。   似乎察觉到了我的不专心,修长的手指托起我的下巴,强迫我抬起眼睛注视它,我注意到他的眼里有些许阴霾。他看了看王兄,又看了看我,手指扣得更紧,沉默了小片刻,他终于开口命令道:“看着我,褒姒。看着我!以后,你只许看着我!”   我讶然。   姬宫涅是个极霸道的男子,对我却甚是宠爱。我知道他不是以帝王宠妃妾那般待我,而是单纯以一个男人的身份来呵疼我。我一直都清楚:他爱我,很爱,很爱。女子的虚荣心被大大满足了。但我的心已是一片死水,波澜不兴。爱,是桩很麻烦的事,费心费力,我不想再尝一次被所爱利用抛弃的痛苦。况且,姬宫涅一个堂堂天子,不是我所能爱得起的。凭美色去获得的恩宠,终是不长久。红颜弹指老,恩爱不过一时间。   他常用一种期待的眼神看我。我晓得他在等什么。但,我不会给。   他常把我紧搂在怀中,抚着我的长发叹息道:“褒姒,你的笑呢?”  我并不看他,只是淡淡回答:“妾身本不爱笑,生性如此。”  他长长叹气:“不。你爱笑的。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你时,你脸上挂着美丽的笑,颠倒众生。”   “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……”我幽幽开口,眼光有些迷离。他把我搂得更紧,俯下头,急切地吻上我的唇,一遍又一遍,“褒姒,不要有那种眼神!你是我的!你只能属于我……”他随着每一个落在我唇上的吻一字一句的倾诉,字字句句敲进我的内心。   他抬头看着我,拇指抚着我的脸颊,沙哑道:“试着接受我,试着喜欢我,这样对你我都比较好。我不会放开你的,永远不会!我可以等,用一生去等待你的心归我所有的那一天……”   我茫然,思绪一片混乱——感情也是可以尝试的吗?   他喜我穿紫衣,命人为我裁制了一堆又一堆的紫色衣物,说我适合紫色。他一直记得第一次见我那日,一袭紫衣翩然起舞的样子。   “褒姒,好久没见你跳舞了。”一日,他举着酒杯,笑吟吟地看着我。   我起身离座,站到他面前,“陛下想看妾身跳舞吗?妾身遵命。”   扬起手臂,水袖在空中飞舞,踮起足尖,旋舞,而后,转身,抬腿,收腿……忽地,只听“当啷”一声,酒杯被摔了下来,在我脚畔跌得粉碎。   “够了!你不情愿,就不必跳!”他一脸怒容。   我不懂他为何生气,自问没有做错事,又怎会触怒圣颜?   “你这根本不叫跳舞!死气沉沉的,与当日是天壤之别!你不必委屈自己来讨好我!”他大步走下软榻,捉住我的肩狠狠摇晃着,发髻被他摇散,长发垂了下来。我伸手,将额前的发丝拢到耳后,看着他,“看来,陛下心里喜欢的不过是当日酒宴上的褒姒。”   “你——你——“他的手扣紧又松开,松开又再扣紧,而后松开手,“你怎这般冷情!褒姒,你可有心?任是铁石心肠之人,也该被我这些年的用心所感动。我将真心双手奉上,你却不屑一顾!在任何一个女子身上若使上对你的半分心力,也会得到欢颜和依顺。而你,却偏偏该死的不要,终日摆着一张冷脸以待。我姬宫涅不欠你什么,你没道理摆脸色给我看!真正亏欠你的是褒侯父子,不是我!”   他一口气吼完,喘息着,胸膛一起一伏。   我转过身,不想看他,更不想让他看到此刻我眼底的脆弱。   “褒姒不曾强迫陛下,陛下若不开心,也无须纡尊降贵委屈自己来讨好妾身。”   “好!好!你狠!”他怒极反笑,袍袖一拂,怒气冲天地离开了寝宫。   待他走后,我无力滑倒在地,泪不听话地淌下。我晓得自己太过不知好歹,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,句句戳痛我。   这些年他疼我爱我,但凡有良心的人也懂得感恩图报,更何况,这种疼爱来自一个帝王。说不动心,大概只是在骗自己吧。一个天子,不是我所能爱的啊。虽然,现在只专宠我一人,但并不代表将来还是会如此。他现在专注于我,是因为不曾得到,若我一旦依顺了,不久也会如那些别的妃子一样只能眼巴巴看着他流连于别的女子。我不要变成那个样子。如果得不到对他来说永远是最好的,那么我不会给他我的心。即使是在自欺,即使是在互相伤害。   那一夜,他头一次没有回寝宫。我一个人在窗前跪坐了一整夜。  第二天,我病倒了。  醒来后,他又出现在我面前脸心痛。   他抚着我苍白的脸颊,开口道:“以后,我再不会对你生气,就算发脾气也不会再丢下你一人。”   我无力地别过头,不敢看他深,隋的眼。   他宽大的手掌,轻放于我的小腹,柔声说:“你要当娘了呢。”   “你说什么?”我愕然转头看他。   他眉眼带笑,手掌轻压,“我说,你这里正孕育着我的子嗣。”而后贴向我的耳朵,温热的气息尽数扑来,“一个属于你我的孩子。”   我脸色更加苍白,怎么也想不到,竟会有了孩子。更加牵扯不清了。   “那我岂不是母凭子贵?”   他脸一沉,“不要刻意激怒我。我也不会再被你激怒。”握起我的手,轻轻地印上一个吻。   怀胎十月,我生下了一个男婴,他欣喜无比。   我知道这个男孩的出生早晚会带来祸端,我没有错过申侯眼里的怨恨。申侯,申国的国君,其女是姬宫涅的正妻,也就是王后。而申后,育有一子,已被立为王位的继承人。如今,姬宫涅专宠我一人,申侯有十足的理由去担心外孙的王位问题。   果然,没多久,姬宫涅不顾众臣反对,废后,废太子,要立我为后,立我和他的孩子为王储。   树大招风。   本就厌恶我的大臣们,更把我看做祸国殃民的妖孽。在他们看来,我媚惑了周王,怂恿周王如此。所有的大臣和周朝的百姓都咒骂我。   申侯每次见我虽面带微笑,但眼里的愤恨却越来越深。   我越来越担心,就算我儿有太子身份,但已触天下众怒,它将来……摇摇头,我不愿再想下去。   自产后,我身体一直虚弱,比之以前,更不爱笑。姬宫涅费尽了一切心思来讨我欢心,只为让我展笑颜,“褒姒,怎样才能让你笑一笑?告诉我,该如何做?”   “陛下,莫如此。褒姒不爱笑。陛下应勤于政事,不该总陪在褒姒身边。”   “我就想待在你身边。”   “天下人会骂褒姒妖媚惑君的。”   “谁敢骂你,我砍了他的头!不过,我终于明白了商纣为何会迷恋妲己了……”   他竟用商纣、妲己为喻,我不禁更忧心,怕是不祥预兆。本以为冷颜以对,能让他自觉没趣,就会离我远些。不想,适得其反,他反而整日缠着我。更出乎意料的是,他竟下旨昭告天下:若有人能让我一笑,赏千金。
关键词:

本文标题:周幽王失信身亡,褒姒眷君恩追随
链接地址:/fanwen/865740.html 转载请保留,谢谢!

周幽王失信身亡,褒姒眷君恩追随》由www.246ent.com(范文网)整理提供,版权归原作者、原出处所有。
Copyright © 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热度: